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萍特钢铁股东银行逼债逼得太狠了我们才跑路

发布时间:2019-10-09 15:26:50

萍特钢铁股东:银行逼债逼得太狠了 我们才跑路的

SMM讯:江西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萍特钢铁)老总跑路的消息引发的恐慌在持续发酵,与之有业务往来的供应商们陆续从各地赶往江西萍乡。尽管当地政府一再安抚,并称相关负责人已在公安监控之中,但萍特钢铁董事长董建乐、总经理董建武迟迟未露面,让众多供应商心存忧虑。

不过,此前络上传出萍特钢铁老总携款2亿元潜逃的消息并无依据。《每日经济》见到了消息的始作俑者,名为可怜的商人的供应商,他表示,与萍特钢铁有数十万元货款未结,逃跑是事实,携款数字是我编的,说大一点容易引起关注。

至于萍特钢铁高管为何集体失踪,公司一位股东通过向供应商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银行逼债,逼得太狠了,才跑路的。但债权人中国银行萍乡市分行的相关人士否认了这一说法。

福建长乐人在全国各地投资小钢铁厂,占据了民营小钢铁厂的半壁江山,有经营不善关门了的,但是欠款跑路,我所知道的,这还是第一起。董建乐的老乡,在湖北黄石投资小钢厂的陈国松告诉。

萍乡市安源区区长吴顺恩告诉,萍特钢铁的股东目前正回到老家融资,政府也在努力想办法,帮助企业恢复生产,保障债权人的权益。

国税局人士:纳税额缩水九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萍特钢铁,这个安源区青山镇昔日的纳税大户,在银行债务和货款即将到期之际,高管抛弃钢厂,选择了失踪。连续数十个月的持续亏损,已经让企业维持不下去了。一位熟悉萍特钢铁的供应商告诉《每日经济》,自2012年上半年至今,该钢企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悬在头顶的近亿元债务,让其无法喘息。

萍特钢铁前身为青山轧钢厂,始建于1998年,后因经营不善破产。2007年,安源区引进福建长乐的资本,在此基础上组建萍特钢铁,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人代表董建乐,是一家集炼钢、轧钢为一体的特钢联合企业,目前具备年产80万吨特种钢生产能力。

萍特钢铁是青山镇的纳税大户,最高的时候一年纳国税超过3000万元,而青山镇一年的国税也才8000万元。萍乡市安源区国家税务局青山分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萍特钢铁自2007年落户青山镇以来,缴纳的国税超过了8000万元,加上地税,已经过亿元了。

上述负责人表示,萍特钢铁今年6月份前来报税,5月份仅有20多万元,与高峰时期相比,缩水九成。

6月24日,是萍特钢铁与供应商约定支付货款的日子,而就在这天凌晨,萍特钢铁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在内的所有股东集体失踪,这才有了萍特钢铁老总携2亿资金出逃的传闻。

6月28日,董建乐的一位亲戚、同时也是公司股东通过告诉供应商,他们选择跑路,是被银行逼债逼得没有办法了,只有选择跑路。

上述股东称,公司由于财务紧张,银行贷款未及时归还,银行就派人坐在公司里,公司每卖一车钢材,银行就把收到的货款收走,这让公司根本无法运营,被迫跑路了。

随后,来到萍特钢铁的贷款银行中国银行萍乡市分行进行求证。该行综合管理部一位姓温的主任否认了上述说法。他说,现在银行根本没有启动任何强制性措施,既没有起诉,也没有封存企业,不存在银行逼债的情况。

根据安源区政府公布的萍特钢铁债务情况,目前萍特钢铁对中行的未归还贷款为5500万元。

供应商:萍特钢铁拖欠货款4000万

萍特钢铁董事长董建乐、总经理董建武跑路的消息,已经对该公司的上下游造成影响。

萍乡本地供应商陈小英告诉《每日经济》,她经营着一个很小的废铁店,这次有29万元的货送到了萍特钢铁,若是收不回货款,整个家都要塌了。

我们做小钢贸生意的,全靠脸面吃饭,有时候叫人家送货过来,就凭一个,根本没有字据的。现在这里的货款收不回来,我们拿什么去还别人的货款?以后在这个圈子还怎么混?安徽马鞍山钢贸商张勇说,萍特钢铁拖欠他的80多万元货款,有七十多万元的成本,其中一部分是借的,一部分是欠朋友的货款,我这次要是收不到款,根本没脸面回家。

萍乡当地一位姓陈的供货商表示,他被拖欠的货款在300万元左右,如果加上几个合作伙伴,被拖欠的货款超过了1000万元。

款若收不回来,肯定会给经营带来影响。上述陈姓供应商说,现在二三十名工人的工资就发不出来了。

根据安源区政府初步统计,萍特钢铁拖欠供应商、经销商货款大概3000万元。不过,据一位供应商介绍,此后几天,陆续有从广西、福建、河南等地赶过来的供应商,加上这些,萍特钢铁拖欠货款至少4000万元左右。

南昌供应商刘国华告诉,废铁价格从去年的3300元/吨,跌至现在的2100元/吨左右,本身就已经不赚钱了,要是出手不快,可能就要亏损。但是为了维持上下游日常的联系,还必须要做下去,资金本就紧张,还遇到了这种情况,无疑是雪上加霜。

官员:股东正在引资

在萍特钢铁公司大门口,供应商陈小毛指着仓库告诉,董建乐肯定是带着款跑路的,因为他们只留下了一座空厂。你看,仓库里不仅没有成品的钢材,就连收上来的原材料都完全用光了。

还有一些经销商,直接认定董建乐等人此番离开,系诈骗行为。一位姓彭的经销商说,在董建乐等人失踪的头一天晚上,萍特钢铁一位分管销售的副总还给他打,说公司有一批货,让他打钱过去。当时我已经有18万元货款在公司里,因为只有满了20万元才会有优惠,所以我当天晚上又打了12万过去,合计30万。

而安源区政府则认为,萍特钢铁公司的高管不打招呼就离开公司,是因为此前公司的股东们开会时,意见不和,闹得不欢而散,大家各自负气而走。吴顺恩告诉《每日经济》,政府一直与公司董事长有联系,现在公司的股东们正在多方想办法,引入资本。政府已经派人维护厂区的生产资料,同时也在想办法,帮助企业找出一条生路来,尽量让企业恢复生产,保障债权人的权益。

与董建武同为福建长乐的陈国松,在湖北黄石投资小钢厂,同时也是钢贸商,与董建武有业务往来。在听说董建武兄弟俩失踪后,立刻赶回了福建长乐金峰老家,希望寻找到他们兄弟俩,结果没有找到。外界都说他们兄弟俩回来融资了,但是我找遍长乐都没有找到,作为长乐在外做钢的老乡,我当然希望他们能找到资本,重新恢复生产,但是他们要勇敢地面对这些债权人,而不是一味地躲避。

秦皇岛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益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安徽治疗龟头炎医院
秦皇岛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益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