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武逆焚天 第四百五十五章 互诉过往

发布时间:2019-09-25 13:10:50

武逆焚天 第四百五十五章 互诉过往

reax;

左风扬起头,顺着素颜和琥珀的目光向着远处望去。对于这光秃秃的山头极为的诧异,这山如同一座特大号的高塔般很突兀的矗立在不远的地平线上,仿佛一根擎天的石柱一般。

“这山头还真是有些诡异,我长这么大见过各种诡异模样的大小山头,这样怪异的还是头一遭遇到。”左风感叹的摇头自语道,同时心中也在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惊叹不已。

看着左风如此模样,素颜和琥珀相视一眼,接着齐齐露出了笑容。左风发现两人这副模样,自然而然的投來询问的目光。

这些天的相处已经让他和琥珀非常熟络,琥珀露出一口白牙笑着道:“沈兄弟有所不知,你眼前所见的这座山他可是大有來头的,因为这是灵药山脉南端的最后一截尾巴。听说这座山数千年前还长满了灵药,而且还有魔兽生活在其上。

只是后來集合了大群的人类武者将这里的魔兽全部捕杀,之后又将山上的灵药全部采摘一空。”

说到这里琥珀不自禁的将目光再次转向远处的高山,仿佛在幻想当年人类强者与魔兽展开激战的样子。

将头上的帽子向上抬了抬,左风遥望着光秃秃的山头,说道:“也就是因为将山上的灵药采空,所以才会变成现在光秃秃的样子了吧?”

听了左风的问題,琥珀先是露出了错愕的表情,随后苦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满山都是灵药,原本还有许多的树木和花草。但是因为这是灵药山脉的分支,所以山中的灵气非常充裕,就是因此那些树木、花草最后都被普通人拿回去用各种方法吃了。”

还沒有等琥珀说完,左风就已经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带着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说道:“普通树木、和花草都被采空了,而且还都吃了下去,我沒有听错吧。”

原本琥珀脸上还有着笑容,可此时左风追问起來,他们脸上的神色也都变得复杂起來。目光望着远处光光秃秃山头,缓缓说道:“其实这个世上有许多的可怜人,那些身体所限无法修炼的人,还有因为沒有什么钱和背景的普通人,也同样很难修习到炼体术。

你应该也知道,无法修炼的人,一般的寿命只有六七十年而已,就算是身体比较好的也很难达到八十岁往上。[超多好看]可是一旦修为到了强体后期,活到百多岁根本不是问題,而修为达到炼骨期差不多就能够有一百五十多岁的寿命。”

听着琥珀的介绍,左风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因为他以前也是清楚的知道。在他小的时候曾经也梦想过为了获得永恒的生命,努力将修为达到最顶层。可是后來藤肖云告诉他,就算是修为达到了炼神期境界,武者依然会有寿终正寝的一日,那之后他也就对追求永恒的生命失去了原本的热情。

停顿了一会儿,琥珀有些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一声,继续道:“咳,有些扯远了。其实能够活得长久,主要也是看身体吸收灵气的多少。这山头是灵药山脉的余脉,其上蕴含的灵气非常丰富,就算是普通的花草树木,也同样蕴含着丰富的灵气。

普通人吃下去,虽然不可能有太大的作用,但延年益寿还是可以办到的。若是石头可以吃的话,我猜这整座山现在也已经不在了。”

听着琥珀在讲述之时,情绪有些不太好的样子,左风就下意识的开口问道:“琥珀哥好像对此很有感慨,难道这和你的过往有些关系。记得上次我问你的时候,你还说有机会告诉我,现在是不是个好机会呢。”

琥珀偏头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左风,犹豫了一下目光就向着一旁的素颜看去。从两人交谈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低着头,好像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此时素颜猛的站起來,冷冷的说道:“前面山下就有一个小镇子,我去那里看一看,你们的船到了那里后就稍微等我一下吧。”

说完素颜就腾身而起,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岸边,接着就展开身法快速的朝着那处光秃秃的小山快速而去。

“这丫头还是挺细心的嘛!”

看着素颜离去的背影,左风略带玩笑意味的对琥珀说道。琥珀却是很严肃的点了点头,接口道:“她确实是个好姑娘,可是不知道为何,我总是对她心有芥蒂,觉得还是尽量和她保持些距离为好。也许是我个人的问題,沈兄弟千万不要见怪。”

左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丫头我也感觉有些阴阳怪气的,这些话你为何不跟康震说呢?”

琥珀苦笑着摇头,说道:“所谓疏不间亲,这丫头是大少爷的小姨子,我充其量也就是个下人,最多也就是一个少爷比较信任的下人而已。所以有的话不是我们这种人该说的,也不是我能说的。”

看着琥珀那种复杂的眼神,左风却感到这琥珀很不简单。自己能够知晓素颜有不妥的地方,还是依靠种种细微的蛛丝马迹判断而出,可这琥珀沒有任何根据,却能够感到这素雅有问題,如此也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就在左风思考之时,琥珀就已经开口缓缓说道:“我的家族原本也很庞大

武逆焚天  第四百五十五章 互诉过往

,可是不知道多少代以前遭遇数个仇家联手屠杀,虽然也有一小部分逃了出來,可是为了躲避仇家终日提心吊胆四处躲藏。

直到有一天我们被当时的康家家主带着人救下,之后又将我们收为了康家的外族分支。虽然从那以后不用再担心仇家的追杀,可是我们剩下的人也从此过上了寄人篱下的日子。

家族中每一代最优秀的人才会被康家选走,进入到康家受到专门的培养。天资稍微好一些的会像我这般成为家主的近身卫士,天资不好的却是会派到灵药山脉中去为家族采药。”

说到此处琥珀的脸上现出复杂之色,左风沒有说什么,这就是活命的代价,这就是他们这样的人唯一的生存方式。就像琥珀说的那样,家族可以得到延续,但是他们这些人却必须要成为别人手中的武器。

顿了顿,琥珀继续说道:“我并不是抱怨,也不是发牢骚,像我们这样的家族本來早就不该存在于世,因为康家的原因才能够得以延续。而且只要我能够在众多师兄弟中崭露头角,并且能够为家族立下大功,我们也会有脱离康家自立门户的一天。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子孙,有朝一日可以重新存在于世间,而不是某个家族的家臣。”

看着琥珀说着说着,脸上就洋溢起了兴奋的神色,仿佛看到了自己能够为家族立下大功,特准他们的家族独立出來的一天。可是左风也清楚,为家族立下大功哪里有这么容易,那几乎都是要用性命去拼的。

琥珀忽然收回了望向远处的目光,转头看向左风说道:“沈兄弟我还沒有问过你的身世,而且我看你好像也处处透着一丝神秘。”

左风略一犹豫,之前的几天他已经看出琥珀对自己身世有些好奇,只是每次他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左风都会借故离开不让对方有开口的机会reas;。可是这一次琥珀却是找到了个好时机问起,而且还是素颜不在船上,只有他们两人在的时候。

左风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才缓缓说道:“其实我的名字并不叫沈风,我姓左,是來自叶林帝国雁城的左风。”

“左风,左,?”

琥珀口中默默的念叨着,忽然之间琥珀的双目就亮了起來,震惊的说道:“你就是那个在雁城屠杀了一整个统领府的那个少年,我的天哪,怎么竟然是你!”

这句“怎么是你”,左风听出对方包含了许多的意思,既是说那个传说中的人怎么会是眼前的这个人,又是在说那些恐怖的战绩难道真的是你做的不成?

左风苦笑着摇头说道:“你听到的都是叶林帝国发出來的假消息,我虽然在雁城大闹了一场,但是统领章玉却是被叶林帝国长老院处死的,和我真的沒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琥珀轻轻的点了点头,还好这消息夸张的也实在过分了一些,每次左风给人解释的时候,所有人听完之后都会露出一个理该如此的模样。

看到琥珀双目放光,显然兴趣还很浓的样子,左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开口讲述起來。从他们左家村被山贼暗算,后來到了雁城之后的一些事情,左风挑挑拣拣的将其中的一部分讲给了对方听。

琥珀倒是听得十分兴奋,当左风说完之后,他不禁感慨道:“其实我真的挺羡慕左风兄弟的,能够行走在大陆上经历种种冒险,这才不枉來这世上走一遭呀。”

能够听出对方十分羡慕自己这种自由之身,不用事事都遵从别人的指挥。左风微微一笑,说道:“琥珀哥千万记得我现在叫沈风,一会儿千万不要在那丫头面前说漏了嘴。”

琥珀刚要点头,就听到左风的声音再次传來,“白天不能说人,夜晚不可语鬼,这才刚刚说道她,这丫头就出现了,一般她每到一个地方都该停留好一段时间才对。”

顺着左风的目光向岸上望去,琥珀就看到了急速朝这边跑來的素颜。

济南哮喘病医院有哪些专家
济南哮喘病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济南哮喘病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济南哮喘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济南哮喘病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