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求仙则仙 传说三 飞鱼祭魂(十二)

发布时间:2019-12-04 16:52:57

求仙则仙 传说三 飞鱼祭魂(十二)

血人本就由血构成,盛翡劈剑斩落它左臂,若是常人,也难免失血过多,何况这妖邪没有皮、没有骨、没有肉,全身都是鲜血,全身都是动脉,哪里被砍都是鲜血喷洒。

盛翡搅动长剑,形成旋风,所有朝她喷来的鲜血,都被她挡了出去。

可惜在角落里躺着的那公子哥就倒霉了,被溅了一身血,又不省人事,倒像是死了。

盛翡举剑再刺,这次直接攻向血人的心脏。

“噗!”

血人现如今还未掌握如何止血的办法,眼看血要流尽,便狂啸一声,化为血风。

朱红色的小旋风在空中一卷,便要借着这股力逃出去。

“收!”

盛翡直接取出一块四角都系着铃铛的手帕,往空中一扔,便将血风卷起,收束成一个小包袱,落回盛翡手中。

她将它往须弥袋中一扔,不是死的,也成死的了。

这是师父教她的灭敌速成法。

唐承念自己不敢用,这一点上,盛翡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将这妖邪解决,盛翡便朝角落里那人走去。

“哎,你还活着吗?”盛翡轻轻推了他一把,不过,他没有给予什么回应。

若不是将手指探到他鼻子底下,确认还有呼吸,盛翡就直接将他当死人处理了。

林高金根本不觉得她能找到活着的林深幸,因此并没有将林深幸的长相告知她。

“罢了,将这人送回林家,他们总该知道这人是不是那个四长老。”

盛翡将飞鱼长剑系在腰间,这才弯下腰,直接将他扛起来。

虽然这公子哥是个成|年|男|人,不过这点体重对于一个修士而言,的确不算什么,想要扛起来,只是小菜一碟。

“这算是任务解决了吧?”盛翡十分开心地走出了矿洞。

琉璃谷外。漫天的怨气开始慢慢消退。

没有妖邪作怪,这诡异的景象维持不了多久,盛翡估计它半天就会恢复原状。

“呀,你还在这里等我?”盛翡没想到段湖还在这里。

不是说。只要段湖带路吗?莫非他担心她?倒是个好孩子。

盛翡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压根儿没发现他整个人木然愣住。

她竟然真的活着回来了!

“行了,我们一起回去吧。”招呼一声,盛翡就直接拖走段湖。

段湖被拖着走了好半天才与盛翡扛着的那东西对上眼。

是个人啊!――等等,这人的打扮。怎么有点眼熟?

“盛前辈!”段湖的语气变得尊敬,“您扛着的这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那妖邪正要吃他,先被我杀了。”

“啊?”

“我是说我杀了妖邪,又不是说我杀了人。”盛翡白了他一眼,“对了,你也是林家的人,你帮我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你们正在找的‘四长老’?若是,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段湖恍然,这打扮怪不得看着眼熟,可不就是几天前四长老的打扮么?

只不过因为盛翡像扛麻袋一样扛着这个男人,所以段湖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看不到脸。

盛翡将这人放下来,让段湖看清楚他的长相。

段湖点点头:“对,这是四长老!”

盛翡笑道:“这样一来,我的任务也就完成啦!”

虽然任务完成到底能发生什么好事,师父没具体说,然而这的确让盛翡的心情变好不少。

段湖听到盛翡的话

。后知后觉想起她刚才说她杀了妖邪!

“盛前辈,妖邪是什么?”段湖紧张地问道。

“妖邪不就是将这琉璃谷闹得天|翻|地|覆的东西吗?”盛翡笑道,“你放心,琉璃谷里已经没那怪物。过几天等怨气散了,你们就能重新使用那里。”

段湖连连感激,心中更是涌起一股冲动。

“盛前辈!您真厉害!”

“多谢夸奖。”

段湖犹豫半晌,也不顾这里快到酆都城,直接跪了下来:“盛前辈,您能收我做徒弟吗?”

呃。我就是来完成个任务。

盛翡苦恼不已:“我自己还是个徒弟,哪能做你的师父?”

她总觉得自己还未到出师的水平,虽然已经独自历练这么久,也不敢说收徒。

即使段湖跪下来,她的心意也毫不动摇:“不行,除非师父同意,我绝不能轻易收徒。”

段湖昂起头:“那您的师父在哪里呢?”

“我师父?”盛翡回忆了一下师父发给她的剑书,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上了登仙路,我可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再见到她。”

登仙路?

酆都里还没有传开那个消息,段湖又住在林家,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这并不妨碍他听懂盛翡的意思,收徒?不行。

至于劝诫盛翡违逆她师父的意思,段湖自忖他还没到这种程度。本就是求她收徒,可别拜师不成,反倒惹了她厌恶。这位盛前辈,可是能诛杀妖邪的人,那妖邪将琉璃谷闹成那样,让林家人人畏惧,束手无策,若是令她厌恶,段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

“你起来吧。”

于是当盛翡劝诫他起身时,段湖也像刚刚跪下时一样毫不犹豫。

“是。”

盛翡倒不觉得段湖改变主意太快,她松了口气,之前她实在觉得段湖拜师一事令她苦恼,段湖愿意改正,这对于盛翡而言,简直再好不过。她重新将林深幸扛起来,段湖又道:“盛前辈,让我来吧。”

争着要背林深幸。

虽然他拜师不成,但段湖觉得,若是能讨好这位前辈,她肯从指缝漏点沙,都能对他有极大帮助。

盛翡可不明白什么叫谦让:“哦,好,麻烦你了。”

将林深幸这个包袱甩给段湖。

段湖年少,背一个林深幸也不难,只当是背了很重的行李,很快又跟上盛翡的脚步。

不过,一个女人,一个孩子,背着个晕迷的人进城,闹出的动静实在不小。

等盛翡和段湖回到林家,林高金不知道怎么又将一群人召集起来,在府邸门口迎接。

这么大阵仗,吓得段湖手足无措,盛翡倒是淡定如常。

想当初,在应天城,她可见过比这更大的阵仗。

“林长老!”盛翡认出林高金,招招手,“你们一直等着啊!”(未完待续。)

吃什么药治胸闷气短
冠心病心绞痛的分类
心悸心律失常常见治疗方法
怎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