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缺电中国下的投资热与冷思考

发布时间:2019-10-13 02:01:40

“缺电中国”下的投资热与冷思考_()中心

自2002年电力趋紧和原国家电力公司实行拆分改革后,在市场推动和投资主体多元化作用下,我国电力投资快速增长,使西部电力投资进入了“爆发性增长期”。不久前在内蒙古、陕西、新疆等地采访时,有关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新一轮电力建设热潜伏巨大风险,国家应高度重视电力工业的无序发展,防止出现新一轮大规模电力过剩。

电力投资异常火爆

最近两年,我国缺电范围不断扩大,现已波及20多个省市自治区。为缓解电力供求矛盾,西部能源富集区掀起了新一轮电力投资开发热。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陕西省榆林市是全国重要煤炭生产基地,2003年,两市煤炭产量分居全国第一、第二位,均超过“煤都”山西大同,是火电投资的热土。今年“五一”前后,这里每隔几天就有大型火电厂奠基剪彩。目前五大发电公司和其他大型能源企业纷纷到鄂尔多斯投资,仅去年一年签订投资协议的电力总装机容量就已超过500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半三峡。

在“鄂尔多斯市2003年煤电重点前期项目进展情况”列表中,新建的电厂项目就达21家。而据榆林市计委副主任赵文伦介绍:未来6年榆林规划完成建设火电1000万千瓦,到时榆林将成为全国产煤、发电大市。

在作为国家煤炭战略储备基地的晋陕蒙“金三角”,各大电力投资公司几乎圈尽了可圈的煤炭资源。鄂尔多斯市煤炭工业局副局长李自强说,国家五大电力公司、地方电力公司、山东鲁能、香港华润等都在鄂尔多斯规划了火电项目。目前,鄂尔多斯煤田探明储量中,埋藏在300米以上较浅的资源已划分殆尽。

追逐利润仓促上阵

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基础产业处负责人张东方介绍,为了促使火电投资签约项目加快开工,内蒙古作了火电项目的“竞争性规划”:在同一块煤田内布局两个项目

,让两家投资者相互竞争,谁的进度快,资源最终就匹配给谁。张东方说,这种做法有效加快了内蒙古火电开发。

除国家批准建设的电源项目外,还有大量未经审批的项目擅自开工。据国家有关部门发布的消息说,全国未经审批自行开工或订购设备的电站项目达3000多万千瓦,占在建规模的23%,而且大多是燃煤机组。在西部一些地区看到,不少未经国家审批、核准的大型火力发电站正在拔地而起,建设者们信心十足,力争在短时间内建成投产,以求尽快在火爆的电力市场中分得一杯羮。采访中,不少地方领导与投资者对此怀着一种侥幸心理:有道是“孩子生下了就不能掐死”,所以不管批不批、准不准,先建成发电再说!

采访看到,由于火电建设速度的加快,与之相配套的水、煤、运、环境容量等均出现相应滞后。鄂尔多斯市计划以“水权置换”解决工业用水不足,由电力项目投资者给上游的农业区无偿进行节水灌溉改造,节约的份额供投资者使用。其他火电建设的热点地区也纷纷采取措施增加工业用水。

“缺电”背后的市场分析

一方面是不断扩大的缺电形势,一方面是电力投资的高速扩张。“增加投资”与“解决供给”本不是一对矛盾,但一些业内人士对此还是深表担心。他们认为:电力建设“矫枉过正”潜藏着巨大危机,目前的缺电不是简单的供给不足,而是有深层次的原因,所以要科学分析缺电原因,以科学的发展观看待和解决当前缺电问题。

在不久前举办的“中国产业发展论坛·电力产业专题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分析认为,当前我国电力供需紧张有如下几大原因:

一是电力建设滞后,尤其是1999年前后出现的建设“空当”;

二是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带动用电需求全面高涨;

三是高耗能行业高速增长,用电结构重型化;

四是持续高温、干旱和来水不足不仅减少了水力发电量,而且增加了农业灌溉用电与城市居民生活用电;

五是电价机制严重滞后于市场要求,无法调节电力供求关系;

六是受价格机制、运力等影响,电煤供应得不到保证。

上述原因造成当前缺电呈如下特点:一是高峰缺电;二是环境资源的承受力差;三是经济结构的不合理与粗放经济增长方式并存条件下的紧缺;四是对未来电力市场没有科学准确的预测。但是在当前的电力建设热中,大多数发电项目投资者、地方经济决策者只看到电力供给不足的一面,无视缺电背后的原因

,给当前电力投资带来很大盲目性。

盲目建设存在四大危机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缺电在很大程度上是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长期积累所致。而且这一问题已经引起高度关注,国家正在采取措施抑制经济过热,并限制钢铁、水泥、电解铝、铁合金、电石等行业过快发展,同时强化国民节能意识、加强电力需求管理,相信这些措施最终都会作用于电力需求市场。而在电力需求的“水分”被挤掉后,眼下开工的火电项目在未来几年后才会相对集中投产,需求增长的回落与供给急剧膨胀同时发生,电力必然过剩,而电力过剩对国家整体经济运行、产业结构、就业、地区均衡发展等问题的危害不言自明。

目前尽管我国的“电荒”依然严重,电力消费市场十分看好,但盲目建设至少存在以下几大危机:

——粗放式的用电负荷结构得到改变、全国性节约能源的举措生效之后,电力需求市场会被“压”小多少?高载能工业用电是我国近年来用电市场增长的“主力军”,在西部地区几个高耗能工业大省,高耗能用电占总用电量的比重由几年前的5%左右提高到当前的30%以上,这些企业中真正成规模、上档次的只有少数

。去年以来,国家三令五申整顿这一行业的无序发展,调控威力已逐步显现,一些不符合产业要求的企业被强令关停,更多企业因缺电而关门走人。相信在经过新一轮能源紧张的考验之后,我国再不会任由高耗能产业“做大做强”。

——固定资产投资的“虚火”降温之后,现有电力需求中的“水分”会被挤掉多少?2003年以来,一些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过猛、部分行业过热的苗头引起中央高度关注,国家已出台政策抑制经济过热,限制钢铁、水泥、电解铝、房地产、铁合金等行业盲目过快增长。专家认为,由于电力建设的周期较长,眼下“电荒”时开工的火电项目至少要在两三年后发电,而正在这一期间国家经济将回归到理性发展的轨道,电力市场增长的势头必然放慢——需求增长回落与火电项目集中投产同步发生,投资者应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加快,电力价格离市场化定价会越来越近,新投产的发电项目离开国家计划的“襁褓”,能否在市场竞争中求得一席之地?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各大电力投资公司不顾后果地纷纷圈地、圈煤、圈水、圈设备、圈人才……甚至有大量项目未经国家审批草草上马,使电力建设的投资成本大幅上升。专家认为,电力工业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是一列加速的火车,不能刹车,更不可能倒退,所以发电项目投资需要紧绷成本弦、市场弦,同时充分关注煤、水、运等外部约束,投资时不仅要注重眼前利益,更要强化风险意识、筹划将来如何面对市场竞争。

——投资者面对规模空前的新一轮电力建设热潮,在“跟进”前是否有自己科学、客观、冷静的分析?资料显示,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中期,同时体制改革使经济发展的不确定因素更为复杂,也给电力预测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正因如此,电力投资的前期市场调研显得更为重要。事实证明,电力市场预测过于保守易引起持续性缺电;而预测过于乐观则会出现为“卖电”而大上高耗能的现象。总之,预测一旦失误不仅危及电力产业自身,还会影响国民经济健康运行,而身在其中的发电企业难免落入自己掘好的“陷阱”。

“电荒”之后更不能“慌”

专家认为,新一轮电力投资热根源在于投资“逐利性”,同时带有很大的盲目与短视,这正是需要政府管理部门加以引导和规范之处。应当加大当前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宣传力度,让电力投资者明白新的调控政策不是简单的抑制、整顿,而是着力于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同时应当科学预测电力市场并及时发布信息,引导好电力投资冲动,让其有效解决电力紧张而不形成新的过剩。各地在“电荒”与建设过热之间把握好尺度,把电力问题放在国民经济大背景下去解决,避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使问题处理简单化。

采访中,不少地方、企业领导对当前电力投资体制持不同看法,尽管大家由于“不能得罪人”、“不好站出来说”等原因不愿直陈其弊,然而多数人对现行的项目审批制度“敢怒而不敢言”。

专家认为,出现电力发展无序现象的原因,归根到底在于审批制。因为地方审批上小电厂的积极性很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没有审批的电厂已经开始发电的情况比比皆是,因此无法避免投资盲目性。

一些业内人士指出,市场化是电力改革的最终出路。在改革过程中,要允许自由进入和自由退出,并实行自由电价。市场经济没有缺电问题,只有电价过高的问题。应在适合的时机取消审批制,在市场和行业规律下发展电力市场,把电力“供给铡”和“需求铡”都交给市场去管理。 (新华社专稿)

小程序是什么
微商城怎么推广
爱逛直播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