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江南】青云志之挥剑问情(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1:32:03

一、金风玉露一相逢.

我叫燕赤霞,在兰若寺中成就了宁采臣和聂小倩的一段人鬼奇缘后,我抑扬顿挫地念出一阕词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却正是是秦观的那首《鹊桥仙》,又名《鹊桥仙令》、《金风玉露相逢曲》、《广寒秋》,双调五十六字,前后阕各两仄韵,一韵到底。词中明写天上双星,暗写人间情侣;其抒情,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倍增其哀乐,读来荡气回肠,感人肺腑。我念这一阕词自然是希望两人能够珍惜缘分从此不离不弃!宁采臣和聂小倩听我朗声吟唱,不觉也轻轻唱和。他们正是享受幸福喜悦的年龄,不该只是陪着我这燕赵狂徒老死荒野,虽相处甚短,纵有千般不舍,终有别离之日。望着有如璧人的两人携手远去的背影,不觉心间泛起万顷波涛。

初闻此词时的我尚值年少,正当挂碍无牵的年纪,喜怒忧乐原也并不太放在心上,唱起这《金风玉露相逢曲》不禁想起当年的殷苏苏一只玉笛亲自为自己唱和曲子的情景,直觉浮生若梦,一切都如烟云过境。遥想当年,自己将苏苏从青狐宗的金元庆手中解救出来的情景,没想到至此情根深种,只觉一股波荡的思绪在心头翻卷而起。抚着颌下虬须,心道当年的自己可不是这样,虽说算不上英俊但也是一个豪气逼人的燕赵狂徒。思绪沙飞石走,似乎又回到三十年前,当年的自己才出道不久,凭着一身青云宗的玄门道法和一手青云直上的御剑法门,又直年少轻狂,直视天下英雄于无物,可是时间毕竟会改变心情,现在自己早已没有了当年争强好胜之心,从容恬淡与世无争。

那年自己在昆仑山中游历,相传昆仑山的仙主是西王母,在《穆天子传》中就有“穆王八骏渡赤水,昆仑瑶池会王母”的传说,在众多古书中都有记载的“瑶池”,李白的“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美诗说的也是这里。我游历山中一则为了修炼青云宗玄功心法,再则就是为了寻访那些隐居山中的世外高人。这昆仑山是海外仙山,相传只有神仙中人才居住的地方。奇花异草,湖水清瀛,鸟禽成群,野兽出没,气象万千。自己正流连忘返之际,忽然听到一声女子的叱喝声,那声音如出谷黄鹂,娇声呖呖,却又透着一丝绝望。急人之难,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侠义道的本色,我燕赤霞身为青云宗的嫡传弟子哪里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当下捏个剑诀,剑放毫光陡的长大,我踏足其上如飞而去。

声音发自一绝谷之中,只听一个男子的声音道:“苏苏,我已经喜欢你这么久了,你为什么始终不肯正眼望我一眼呢!这里四下无人,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帮到你。”

只听那叫苏苏的女子柔声道:“元庆,我一直把你当做我又敬又爱的大师兄。你现在这样子若给师傅知道了,师傅他老人家不知该如何伤心。”

两人以师兄妹相称,我此刻倒不好贸然闯入了。躲在一个岩石背后,正准备悄悄走开。

金元庆嘶声道:“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有错吗?林建平那小子有什么好。”

苏苏道:“我和建平虽然从小青梅竹马,但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我们的情谊只是同门师兄妹而已!”

金元庆颤声道:“我这里有一本素女心经我们一道照着书里的法子修炼,共同参研那长生不老之道。如果你答应了我,我们一道逃到天涯海角,去到一个别人再也找不到的地方,逍遥过下半世。”

苏苏道:“大师兄你死了这份心吧!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最亲最近的师兄。”

金元庆道:“我不做你师兄,因为师兄不能娶你。我知道你不是真心喜欢林建平,我去替你把那小子杀了。”

苏苏连连摆手道:“师兄不要啊!”金元庆乾手一招只见崖壁上一堆厚重的藤蔓后现出一个人形来,四肢被藤蔓包裹的严严实实,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正是苏苏口里说的林建平。

金元庆道:“林师弟,对不住了,只有你死了小师妹才会死了这份心。”他说杀就杀,出手事先全无征兆,那完全不是一个出手的角度,只见一道厉芒直直没入林建平的前胸,林建平早已奄奄一息,更加不知道闪躲,连哼也未哼一声登时毙命。

我不及出手相救,看了刚才的情景也是暗暗心惊,心道这人心肠当真歹毒,居然为了一个女子连同门师弟也不放过。只是那苏苏为什么也不出手相救,心头诧异。

只听苏苏道:“金元庆你简直就是一个禽兽,你连自己的师弟都杀。”

金元庆喋喋怪笑道:“不错我就是一个禽兽,苏苏那我就让你瞧瞧我禽兽的手段。现在你是否觉得手脚发软,丹 空空如也。”

苏苏试一运气,暗叫一声苦也,原来不知不觉早已着了道,方才金元庆出手杀林建平时就已经发觉,不是不救是力有所不逮。

金元庆又道:“苏苏,不必费力了,你刚才用的食水里我早给放了青狐宗自制秘方十香软骨散,不过六个时辰药力不会退尽。女子讲究从一而终,今天我遂了心愿,从此小师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我们一道修习素女心经里的功法。”说着从怀里掏出个绢帛来,抛在地上,风吹过来,绢帛翻卷着一幅幅不堪入目的画面。只听刺啦一声,撕掉了苏苏胸前一副衣襟。苏苏失声惊呼出来。

我早已按耐不住,从隐身的地方跳出身形,叱喝一声道:“行此禽兽不如之事,当真人人得而诛之。”

金元庆似乎也未料到在这人迹罕至之处居然会有人跳出来坏了好事,喋喋一声怪笑道;“小师妹你好啊!原来背着我们在这里私下会男人偷野汉子。”

苏苏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气得花枝乱颤道:“你含血喷人,我到这里也是被你骗来的。”

我赶忙道:“我和这位姑娘素不相识,你不要凭的误人清白。”

金元庆其实故意这么说,用意自然是想激怒我,我年少气盛,祭起青云剑,一道碧莹莹的寒光直向金元庆打去,这一剑笼罩了金元庆身周三尺的范围,胸口的膻中,期门等大穴都在这一剑攻击范围之内。

金元庆以掌做刀横的一切,一道炎热如火的气劲直向我的剑芒撞来,那股逼人的热力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势不可挡的与我的剑芒隔空相撞,无数火舌绕身飞舞,我只觉须眉尽焦,而且那股灼人的热意沿着剑身渡过来,急忙运起青云宗的青云决,一股清凉的气息护著剑身,寒热交锋,一时倒也难分伯仲。我再捏一个剑诀,运起青云直上的御剑法门,将身前三尺的范围护得密不透风。

金元庆只是不住催发内力,热力愈胜。左一掌又一掌不住拍来,周遭的树木藤蔓忽的一下燃烧起来,风助火威愈燃愈烈,不一会就连林建平的尸身也跟着燃烧起来。

我昂然站在在火海中有如天神下凡,左冲右突,青云剑舞出祥云朵朵,云朵飘到哪里,哪里便带去一片清凉。

金元庆纵声长啸,赤炎红光从手心里逸射而出,绕着我周身上下旋舞盘绕,光芒绚丽,流离变幻。斗了盏茶功夫,两个人仍是个旗鼓相当。

金元庆忽然右手化拳,一股冲天热力直向苏苏打去,左掌的攻势更见凌厉,以我青云宗身法自能避过这一招,骨软筋酥的苏苏却未必能躲过这一招。说时迟那时快,我捏个青云直上的剑诀堪堪化解了金元庆左掌的掌力,身形一起一落降落到苏苏身前合身扑上,在金元庆掌力及体之前将苏苏护在身下。

苏苏只觉周身一颤,双颊似火,感觉到我灼热的身体在间不容发之际紧紧地搂住自己,我身上那浓烈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仿佛一团火焰在身体内部轰然奔窜,熊熊烈燃。只听嘭的一声金元庆的那一掌结结实实招呼到我背上。

苏苏心道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男子?相貌虽然及不上金元庆和林建平英俊,偏是在这危急关头对一个素未平生的女子如此舍生忘我。相较之下自己的师兄当真是蛇蝎心肠。

金元庆左手的掌力只有三成,右手的倒有七成,虽然我在扑上之前将青云宗的玄功护住背心,但是这掌力拍在身上仍然不好受,只觉喉头一甜,一股热血涌到喉间。在神识涣散之前,将一身真元全部灌注到青云剑中,脱手掷出。这才是青云宗的杀手绝招青云直上,那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打法。然后我抱着苏苏的身体平地跃起飘飞到数丈开外。两人来了个面面相觑,眼角余光里只见苏苏玉靥娇艳欲滴,眼波将流,触体是她柔软的胸怀,真个暖玉温香抱满怀,登时呼吸不畅,心猿意马。那双眼神充满关切,焦急问询。在熊熊火焰炙烤下,只见她俏脸红透,额头鼻尖沁出点点香汗,更增妩媚之色。苏苏还从未在清醒之时与一个男子如此亲密接触。就是与林建平也一直是以礼相待,这般贴身相拥却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刚才那一剑,居然冲过金元庆火焰掌布起的铜墙铁壁直直的穿过他的手心,再从他的右肩部穿过,去势不减,夺得一声直直的钉在岩石壁上。这一剑立时破了它的赤炎掌,金元庆这下受伤匪浅,不敢停留,就连抛在地上的素女心经也顾不上捡,几个纵跃如飞而去。也不知那素女心经的绢帛是什么质料做成的,居然水火不侵,完好如初。

我此刻只觉热血灌顶,面红耳赤道:“事急从权,在下不是有意冒犯姑娘。”赶忙松开怀抱在地上滚了几滚,将背上的火焰熄灭,只觉一股灼热的气息循着自己背心的脉络,一点点侵袭到脏腑中去。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兀自强自支撑。此刻只觉头晕眼花。这时强敌即去,立时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想到这里,我不禁面露微笑,没想到这舍生忘我地一扑居然成就了武林中的一段佳话。我还记得自己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数日以后的事了,睁眼一看苏苏面容清减了许多,眼中似有一种淡淡的怅惘和迷茫。想来为自己身体复原熬心费力,寝食难安,值得庆幸的是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痂了,痒痒的就快要长出新肉。

我情不自禁又摸了摸身上的伤疤,那都是拜当年金元庆所赐。记得也曾有过一双温婉如玉的手这样轻轻地抚摸着伤疤,眼中的珠泪一点一滴的掉下来。打湿了我的手臂。任你是一个铁打的汉子,也融化的彻彻底底。我波澜不惊的心海里漾起丝丝温柔的涟漪。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这一下居然昏迷了七天七夜,这七天七夜苏苏埋了师弟林建平之后,衣不解带食不甘味,又寻遍了这昆仑山方圆百里的范围找来最好的治疗烧伤内伤的草药。可是自己身体复原到把体内的火毒完全逼出体外那已经是数月以后的事了。那段日子当真是我燕赤霞平生度过的最温馨最温暖也最温柔的一段日子。

我嘴角唇边漾开一丝温柔的笑意,任谁瞧了都会不由心中一动,谁说铁汉不柔情,铁骨铮铮未必没有柔肠百转。其实情之为物,最是牵肠动肝,费人疑猜。

有道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只不过教吹的不是箫而是笛子,三十年前也该是现在这样的夜色,月明星稀,清风徐来,小桥流水,伊人如玉,檀口香腮,星眸迷茫。佳人月下翩然一舞,就是在那样一个清风都似乎要沉醉的夜晚,我彻底陶醉在这犹如仙籁一般优美的音律中。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苏苏是一滴晶莹欲滴的玉露,她的美是那种润物细无声的美,自己哪里是什么金凤了,只不过是一缕猎猎的拂过大漠狂沙的炎风。

不过却当真浑忘了今夕何夕了。遥想当年,两人有如一对璧人联抉闯荡江湖,横笛一吹,轻轻唱和,不知惊羡了江湖多少须眉汉子痴情儿女。本以为三十载的光阴自己的情怀早已修炼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哪里想到死水之下,波澜依旧。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莫非三生石上早已注定了参商永隔。我燕赤霞毕竟是方外的高人,情怀似水,去留无痕。只是当真如此吗,联想到自己兰若寺中孤家寡人一个,这世间可也曾还有过一个让自己片刻动心的女子?其实林建平金元庆一直暗恋殷苏苏,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殷苏苏一心修炼青狐宗心法,却无端引来这场同门相残,那也是无奈之事。

二、冤屈莫白愁欲狂.

之后殷苏苏就连自己是青狐宗门下也对我说了,我是山外野人对这些狐精野鬼也并不忌讳,那时我的法力也还没有现在这般高强,我久处深山对这世间事不甚了了,殷苏苏便给我随口解说一些江湖典故,原来这里的江湖分作人神魔妖鬼五界,人可以通过修真达到神的境界,当然也可能堕入魔道,死后或升天或入地,是以又有幽冥界之说,而他们青狐宗位列第四的妖,别看鬼排列第五,但是百年人生孰能无死,即便妖通过修炼多活那么几百年最后也难免那一天。不管生前多么荣光,到得最后都得归幽冥界管。所以别辟蹊经千方百计求取那长生之道。再有就是孤魂野鬼,或死后怨气太重不得超生转化为厉鬼游魂。那聂小倩就属于游魂一类。徘徊与世界的一隅。幽冥宗现在的宗主是一个叫艳无忧的,无人知道他是人是鬼是男是女!至于青狐宗现在的宗主就是狐也媚的哥哥狐不疑,青狐宗在狐不疑的统领下,势头渐大,不少狼虫虎豹之属也渐渐依附过来。言及于此,殷苏苏不禁轻轻叹了口气,面有隐忧,青狐宗门下弟子众多不免有些那个良莠不齐的参杂其中,而我燕赤霞所在的青云宗想必应该是由人入仙的一类练气士,这些人名头在江湖中并不如何响亮,是以知者寥寥。殷苏苏也还是头一回听说我们青云宗的名头,此外还有花妖树仙之类,大千世界不知凡几。不过那些花儿草木什么的因为久受日月精华洗礼从不肯说自己是妖,笼统归之为群芳宗。再有就是天魔宗只不过因为他们行踪太过诡秘,一般还是不去招惹为妙。

共 121 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精彩的玄幻小说,讲述一段人狐情缘。聂小倩与宁采臣的故事家喻户晓,感人肺腑,关于兰若寺的故事,给我们留下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燕赤霞。作者笔下讲述的正是关于燕赤霞的故事。燕赤霞在苏苏遇险时舍命相救,两人暗生情愫,相约“塞外牧牛羊”。但是,对平淡生活的向往最终只是奢求。燕赤霞与苏苏被金元庆陷害,为了洗脱罪名,两人一起去寻找金元庆。苏苏为了救燕赤霞最后不幸香消玉殒。“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故事情节生动,感人肺腑,一波三折,是燕赤霞的前传,非常精彩!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樱水寒】

1 楼 文友: 2016-07-08 18:40: 7 小说语言精致,用典丰富,人物形象丰满,情节生动,读完对燕采霞这个人有了更深的认识。欣赏精彩小说,问好作者。

儿童止咳药含不含防腐剂
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
央视减肥药
治疗小儿流行性感冒的药哪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