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校花的贴身异少 第八十一章 引火烧身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9:59

校花的贴身异少 第八十一章 引火烧身

“xiǎo曦。”单羽突然开口道。

“嗯。。”宋曦随口应了句。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看着光头强。

“那个。。我。。安露露死了对吧!”单羽有些犹豫,但是内心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必须知道,那天发生的事。。

“嗯!”。

“啊。。是的!”原本漫不经心的宋曦神经一下跳动了起来

校花的贴身异少  第八十一章 引火烧身

这是赵倾雨疑惑的问道:“单羽哥,我还没问你呢,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和安露露在一起呢!。”。

单羽不可能把那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她们。就算説出来了她们也不一定相信:“那天,安露露邀我吃饭,然后。我就喝醉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这时宋曦开口了,一边回忆一边説着:“你出事那天。在医院,听那些警察嘀嘀咕咕説着什么。老街危墙倒塌。一死一伤什么的。”。

“对对对!我也听到了。他还説女的死的很惨。头被墙上的防盗的玻璃扎。刺穿了。”赵倾雨插了句。

单羽绝的自己这一身多灾多难。就好像老天爷故意和自己做对。每次遇到事情都是九死一生,但是老天爷偏偏就不让自己死。感觉在玩自己。改天在一算命的算算。。。

宋曦和赵倾雨见单羽不説话,脸上的表情平静的出奇。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这是肯定会留下些阴影。单羽哥不会是受刺激了吧。

赵倾雨的xiǎo声的呼唤道:”单羽哥!”。

赵倾雨的声音把沉思中的单羽给呼唤了回来。。

“嗯,怎么了!”单羽看着赵倾雨可爱的xiǎo脸问道。

赵倾雨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单羽哥,你没事吧!”。

单羽在赵倾雨可爱的脸蛋上轻轻琢了一下。赵倾雨的脸顿时跟火烧了一样。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单羽对着赵倾雨轻轻一笑柔声説道:“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倒是你!脸怎么红,是不是生病了呀!”説着单羽拿手摸了摸赵倾雨的额头。

宋曦却坐在一旁看着电视,但是心里已经不知道把单羽骂了多少遍!。

这时的赵倾雨已经完全被单羽的声音被融化了。陷进了单羽的柔情的眼神里。赵倾雨不由自主的diǎn起了脚尖。

当嘴唇碰在一起时,赵倾雨的双唇像棉花糖一样柔软。单羽没想到赵倾雨这xiǎo丫头这么主动。

赵倾雨眼睛里闪着灼灼的情意。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赵倾雨被单羽吮得神智更加迷离的时候,单羽的舌头探进了赵倾雨的嘴里,带着赵倾雨的舌头一起纠缠!

赵倾雨被单羽亲得浑身酥软,一diǎn力气都使不出来,全身都靠向单羽的怀里去,嘴里还情不自禁的发出羞人的嘤咛呻吟。。

许久两人的双唇,才分开,赵倾雨回想起刚刚的自己,竟然主动去吻单羽。捂着羞红的脸跑上了楼。。

单羽对着赵倾雨的背影轻轻一笑。

这是单羽感觉到身边传来的醋意。这才想起自己和赵倾雨激战时,把宋曦凉在了一旁。。

宋曦一脸的醋意写在脸上,样子十分的可爱。。

单羽一把扑到了宋曦的身上。把宋曦压在沙发上。四眼相望。宋曦一眨不眨的看着单羽,看着宋曦醋意的xiǎo脸便忍不住又舒服又开心得咯咯直笑。。

单羽含笑説道:“xiǎo曦,吃醋啦!”。

心思被单羽一下拆穿了,宋曦有些xiǎo尴尬。。

宋曦嘟着xiǎo嘴説道:“你和xiǎo雨在一旁亲热,把我仍一旁,能不吃醋吗?”。

单羽在宋曦额头轻轻一diǎn。柔声道:“你是大的,xiǎo雨是xiǎo的。你有什么好吃醋的!”。

单羽温热的手指划过宋曦的嘴唇。宋曦就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湿湿软软的东西给覆上了!宋曦有些紧张,轻轻推开单羽。单羽一边吮着单羽的嘴唇一边説:“xiǎo曦乖,别动!!”

单羽的声音太过魅惑,让宋曦由挣扎渐渐变得顺从起来。宋曦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单羽温柔的话语中,单羽低低的对宋曦説道:“乖,把眼睛闭上!”听着他蛊惑的声音,宋曦竟真的乖乖听话闭上了眼睛。。

单羽吻着宋曦清甜的双唇,鼻尖飘过她身上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他只觉得一向沉稳自制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

单羽原本想到此为止,要不然真把持不住了就完蛋了。双唇刚刚分开,谁知这时宋曦的哪双白皙的双腿,缠住了自己的腰,下面不停的趁着。。双手死死缠住自己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单羽的xiǎo帐篷一下鼓了起来。此时宋曦正俏皮的对着自己眨着眼睛。单羽暗想,原来xiǎo曦是故意的。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单羽慢慢解开了宋曦胸前的扣子,手缓缓滑倒她的胸前。这次宋曦睁大了眼睛。此时单羽也对着宋曦眨着眼睛。。

宋曦哪啃服输。宋曦竟然抓住单羽的手朝着自己的胸部滑去,宋曦xiǎo声吃吃笑道:“你想不想要我的身子啊?也可以给你哦……”

单羽知道宋曦是故意挑逗自己。。

当下被她蹭的下身立马就有了反应,这是不受意志控制的,尤其是听到如此冰清玉洁的宋曦居然説出了这样的话,单羽更觉受到莫大刺激,xiǎo腹处的帐篷dǐng的老高。

但是单羽还没被欲,火冲昏了头脑,提醒道:“丫头,xiǎo心引火烧身!”

宋曦见单羽服输,心里很高兴。但是还是不依不挠,不肯放过单羽。。

就在宋曦得意之时,宋曦感觉一只灵活的掌心缓缓下滑至她因冷汗而微湿的胸口,探入了她的底衣,轻轻揉。搓,隔着那一层薄薄的内。衣。

宋曦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玩过火了。她开始害怕。她怕的不是第一次交给单羽。而是怕第一次的落红之痛。“不……”莹泪自她的眼角渗出。宋曦感觉到单羽的唇吸吮含。弄着她,他唇间濡。湿的感觉逐渐地蔓延开,在她的双腿之间,竟不知不觉地泛开了一阵湿润的热气,她不舒服地扭动着燥热的下身。

焦作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焦作治疗宫颈炎方法
焦作治疗宫颈炎费用
焦作治疗宫颈炎医院
焦作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